新闻中心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新闻中心>行业动态
公司动态 行业动态

稳增长背景下,下半年政信业务有哪些新趋势? 时间:2022/07/29

一、大基建背景


当前,我国面临经济下行压力,投资基建成了2022年稳增长的必选项。大基建一直是国民经济支柱产业,能够拉动投资、带动就业,是稳定经济的“定海神针”。扩大投资被视为稳增长的关键所依。中央经济会议、政府工作报告等均对基础设施投资作出重要指示。


2022年度政府工作报告指出,今年的赤字率计划按约2.8%安排,中央政府将增加地方转移支付1.5万亿元和近9.8万亿元,这是多年来最大的增幅,表明了政府“稳定增长”的决心,也表达了政府的投资意愿。6月国务院印发的《扎实稳住经济的一揽子政策措施》和国常会明确了6方面33项措施以稳定经济,货币金融政策方面、要求金融机构加大对基础设施建设和重大项目支持力度,政策性银行投放更多长期贷款,商业银行增加贷款投放以及延长贷款期限,保险公司发挥长期资金优势加大对基础设施建设和重大项目支持;稳投资政策方面,再次强调聚焦以水利工程、交通基础设施以及综合管廊为主的基建重点领域建设,同时要求鼓励民间投资以城市基础设施为重点。


二、基础产业类信托水涨船高


进入二季度以来,随着国家在大基建计划下的不断发力,信托公司逐渐在基础产业类信托上加大布局,政信类业务规模随即水涨船高。根据用益信托公布的不完全统计数据来看,4月基础产业信托成立规模267.88亿元,环比增加4.09%;5月成立规模205.99亿元,规模占比35.64%。从绝对规模来看,单一领域成立规模在200亿元以上的仅有金融和基础产业两大领域。基础产业类信托成立规模稳中有升,是目前集合信托市场的重要支撑。在房地产业务收紧的背景下,基础产业类信托成为各大信托公司兼顾收益与安全性的重要展业方向。


表1.png


同样值得关注的是,政策红利同样带来业务端的“拥挤”,5月有超过10家城投平台发行的债券出现了几十倍的认购倍数,大基建托底经济是市场机构比较一致的判断。但部分地区开展对城投公司的融资违规获利问题的追查清理行动,基础产业类信托业务在短期内可能会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长期来看,受经济下行和市场投资风险偏好下降等因素的影响,基础产业类业务仍是信托公司的重点展业方向之一。


三、业务分布及趋势


(一)各省规模


根据用益信托公司的不完全统计数据显示,截至6月6日,集合信托市场投向基础产业产品规模总计1989.16亿元,发行规模超过百亿的共有四个省份,江苏省、山东省以及陕西省位列前三,是今年信托公司业务开展的主要地区。其中江苏省今年前5个月共计发行585.90亿元,规模占比38%排名第一;山东省规模总计246.34亿元,规模占比16%,紧随其后;陕西省投向基础产业类规模193.18亿元,规模占比达到12%,排在第三位。


表2.png


(二)规模变化趋势


从逐月开展的规模来看,四川省、浙江省以及河南省近3个月规模呈现逐月增长态势,信托公司业务较多。其中浙江省3至5月规模依次为13.3亿、19.5亿和19.5亿;四川省最近3个月规模为29.8亿元、30.1亿以及38.1亿;河南省3到5月间发行规模则为9.6亿、9.6亿以及12.2亿。


而从5月的发行规模来看,江苏省、陕西省规模基本保持稳定,前者量级在百亿上下,陕西省则在40-50亿元的区间。从5月单月发行规模来看,北京市和重庆市相对亮眼,两市在近3个月规模的低迷后出现明显反弹,创年内规模新高。


图片3.png


贵州省、湖南省和天津市发行规模总体有较为明显的下滑趋势。其中贵州省从3月的3.9亿元下滑至5月的不足一亿元;湖南省从3月的11.0亿元下滑至1.1亿元;天津市则从3月的8.4亿元下滑至5月的1.9亿元。


图片4.png


(三)主要城市分布


从基础产业类信托发行规模来看,江苏省、山东省、陕西省和四川省是国内主要的业务开展地,四省发行规模合计占总规模的77%。


图片5.png


分开来看,江苏省政信类业务分布在盐城市、泰州市、镇江市、淮安市、扬州市、连云港市、徐州市、南京市、常州市和宿迁市10市。其中盐城和泰州规模排在前两位,规模分别为187.46亿元和166.73亿元,合计规模占比超过六成;镇江、淮安、扬州规模相仿,合计占据三成发行规模。


山东省则是在省内14个城市均有政信类业务开展,其中青岛市以63亿的发行规模排行第一,济宁、潍坊、淄博和济南紧随其后,规模分别为48.2亿、42.8亿、38.9亿和20.1亿,是山东省业务的主要投放地,前五地合计占全省规模的79%。


图片6.png


陕西省基础产业类业务开展城市相对集中,根据不完全统计显示,目前集中在西安市、延安市、咸阳市和渭南市。其中省会西安市是占据绝大部分规模,达到168.5亿元,占比超过87%;延安市和咸阳市发行规模为12.6亿元和11.2亿元,占比分别为6.5%和5.8%。  


图片7.png


与陕西省类似,四川省政信类业务也主要集中在省会城市成都,今年前5个月发行规模达到130.6亿元,规模占比79.7%;德阳市排在第二,发行规模19.2亿元,占据全省规模的11.7%。绵阳市、内江市、南充市、遂宁市、广安市和泸州市则分别以3.4亿、2.6亿、2.5亿、2亿、1.7亿和1.4亿规模位列其后。


图片8.png


(四)收益率和期限


从基础产业类信托的平均收益来看,基本呈现冲高回落的趋势,各地收益率普遍在今年2、3月份创下年内高点,然后逐渐回落。从省份来看,贵州省平均收益最高,达到8.14%,也是唯一一个平均收益率超过8%的省份。此外,收益率超过7%的省份共有11个,分别为天津、湖北、湖南、江西、四川、甘肃、广西、山东、安徽、河南和重庆。另有8个省市收益在6%-7%的区间,广东和新疆则排在后两位,收益率只有5.83%和5.35%。在产品年限方面,江西省产品最长期限排在首位,达到3年,湖北、四川、吉林和广东则以2.64、2.13、2.00、2.00年的期限排在2-4位。而陕西和甘肃省期限最短,平均期限基本在1年左右。


图片9.png


四、启示


综合来看,在经济形势下行,疫情有所抬头的情况下,已经驾轻就熟的基础产业类信托再次成为信托公司的主要发力点,并且逐渐“内卷”严重。从业务发展现状和过往经历来看,我们认为有以下几点需要信托公司关注。


一是预防市场结构性失衡。5月份以来,信托公司政信类业务开始出现结构性失衡状况,优质地区资源稀缺成为普遍现象。一方面是市场对强区域、中高等级城市的追逐不断加强,优质交易对手的发行利率不断下降,另一方面市场资金也出现了一定的信用下沉,部分较弱资质城投业务也受到追捧。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在于阶段性供需失衡,在信托公司发力而市场资金充裕的情况下,能够满足金融机构风险-收益匹配的投资标的供不应求,这对信托公司开展政信类业务提出了更高要求。


二是业务开展合规化。受益于基础建设领域的政策红利,目前监管层对于保障城投平台合理融资需求是支持的,但同时要求强化隐性债务化解和降低融资成本,坚持严控债务和规范融资仍是主线,基础产业类信托业务上行速度和空间需要进一步观察。2022年信托公司在基础产业类信托业务上高歌猛进,其中投向城投债的产品迅速增加,但同时也产生了的部分乱象,城投债倒挂风险和信用风险问题可能带来隐患,一旦过界,或可能引起监管的关注和检查。


三是防止风险积聚注重差异化发展。由于风控标准和地区发展差异,信托公司开展基础产业类信托极易发生业务扎堆现象。根据用益信托的不完全统计显示,当下政信类业务中有38%的份额都投向了江苏省,发行规模排名前四名的省份占比达到了近80%。一方面,地方城投平台负债的急剧增加,对项目安全保障带来负面效应,一旦地区出现违约,极易形成连锁反应;另一方面,信托公司应注重差异化发展,积极在新的符合风控标准的地区做文章,例如我国经济发展同样较好的珠三角目前业务开展较少,或可进一步深挖业务开展机会。


四是关注风控标准。当下基础产业类信托的开展,由于面临“内卷”,部分信托公司对业务标准进行了调整,包括城投公司评级、地方政府财力以及业务开展地区的变动。但应注意的是,为了避免当下业务开展过热带来的未来集中兑付难的问题,信托公司相关业务开展仍然应选择地方经济较为发达,财政能力较强,政府债务可控的地区,严控风控标准,降低风险敞口。


作者:张 陶 然

来源:中 融 财 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