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新闻中心>行业动态
公司动态 行业动态

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发言9大要点剖析 时间:2021/03/05

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在会上就让利实体政策是否还有空间、处置不良资产的进展、互联网平台参与金融的规范等当前热点问题,回应了各方关切。


一、明确表示今年贷款利率会回升


郭主席指出“考虑到今年市场利率在回升,估计贷款利率也会有回升”。这基本上印证了我们之前的分析结论,即“货款利率可能已经开始掉头向上”。郭主席的这一表述已经相当于是在口头加息。


实际上2020年四季度以来各家银行的消费信用类贷款利率已经发生了明显变化,以建行快贷为例,其利率已从去年上半年的4.80%升至目前的5.60%。


这主要是因为2020年的贷款利率处于低位一部分是由于政策性直接让利所致,今年这种政策性让利的空间可能会收窄,同时2021年市场利率中枢水平也明显高于2020年,亦会引导贷款利率上行。


除此之外,2020年针对企业的降费政策还会继续(一旦降下去很难恢复),这意味着贷款利率即便上行,考虑到客户关系维护问题,对于很多银行而言,可能上行幅度也不会太大,毕竟这需要考虑如何去和客户谈的问题。与此同时也会通过支持财务重组、债务重组、企业重组、债转股等形式帮助企业降低负担。


二、今年不良资产处置力度还会比较大


(一)郭主席披露近几年的不良资产处置情况,即2017-2020年期间累计处置不良贷款达8.80万亿(超过之前12年总和)。其中,根据之前银保监会数次新闻发布会披露的信息,这8.80万亿还可以进一步分解,即2017-2018年合计处置3.48万亿、2019-2020年合计处置5.32万亿(其中2019年和2020年分别为2.30万亿和3.02万亿)。


(二)当然还可以大致推算出,2020年下半年特别是四季度的不良资产处置力度比较大,毕竟根据银保监会披露的信息,2020年上半年和前三季度仅分别处置了1.10万亿(同比多处置0.16万亿)和1.73万亿,也即2020年上半年处置了1.10万亿(同比多处置0.16万亿)、三季度和四季度当季分别处置0.63万亿和1.29万亿。


(三)郭主席表示,2021年需要处置的不良贷款还会增长,甚至会延续至2022年。这意味着2021年的不良贷款处置规模仍有可能会继续超过3万亿。特别是今年3月31日是去年延期还本付息政策的时间节点,虽然已经明确延期至2021年底,但农行已经表现这一部分延期的贷款质量要弱于普通贷款。


三、地方政府隐性债务增量风险已基本控制,存量风险正有序推进


郭主席表示“地方政府隐性债务增量风险已基本控制,存量风险正有序推进”,同时2020年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亦明确指提出要“抓实化解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工作”,因此今年很重要的一项政治任务便是解决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问题。


特别是考虑到目前国内多数省市的政府债务持续性较为紧张(如官方曾表示十四五时期约四分之一的省级财政50%以上的财政收入将用于债务的还本付息),我们理解货币政策和监管层面可能也会考虑配合地方政府解决这一问题。


四、对大型银行和大型保险公司的认可度较高


监管层面目前对大型银行和保险公司的认可度较高,如郭主席指出“四家大型银行经营效率已接近国际先进水平,在劳动生产率、成本收入比、盈利能力、科技创新等方面实际赶超。大型保险公司资本充足水平,也与美国、欧洲、日本同业相当”。这意味着后续地方性银行的风险化解和经营提升工作可能需要借助大型银行和大型保险公司的力量,如银保监会2021年工作会议便首次提出“推动大型银行向中小银行输出风控工具和技术”。


在对国内金融机构较有信心的基础上,郭主席也提示市场不应担心外资进入对给中国金融市场带来的冲击(如外资金融机构的规模在上升但占比在下降)。


五、再提房地产风险,房地产长效机制正逐步确立


郭主席指出“房地产现在金融化、泡沫化倾向性还比较强……2020年房地产贷款增速第一次降到了平均贷款增速之下”。


实际上郭主席对房地产金融带来的风险问题一直比较警觉,并称其为“灰犀牛”,如其之前在《完善现代金融监管体系》一文中曾指出“上世纪以来,世界上130多次金融危机中,100多次与房地产有关。2008年次贷危机前,美国房地产抵押贷款超过当年GDP的32%,而目前我国房地产相关贷款已经占银行业贷款的39%,其中还有大量债券、股本、信托等资金在不断地进入房地产行业”。


考虑到房地产贷款集中度管理政策则明确提出7家国有大行的房地产贷款占比上限为40%,其余几档银行的房地产贷款占比依次为27.50%、22.50%、17.50%和12.50%,其政策意图应该是不断压缩房地产贷款占比。


事实上2020年下半年以来政策层面一直在出台一系列政策对房地产业进行整顿,如各城市的“一城一策”、央行推出的“三道红线”、央行和银保监会推出的“房地产贷款集中度管理”以及住建部推出的“集中供地”等等,这些可能均属于房地产长效机制的内容,目前应该已经在实践,后续预计还会包括纳入MPA考核、监测居民债务比等等。


六、警示跨境资本流动风险


考虑到中美之间经济基本面修复进程以及政策周期的不同步,跨境资本流动风险在今年的央行和外管局年度工作会议中均居于重要位置,此次新闻发布会上郭树清言谈之间也特别提及,如其指出“欧美发达国家金融市场高位运行,和实体经济严重背道而驰……很担心国外金融资产泡沫哪一天会破裂”。毕竟目前中美之间的联动性比较强,中美之间的利差随着全球通胀预期的升温也在收窄,因此一旦海外金融市场遭遇重创,中国亦难以幸免。


我们之前在分析中曾指出目前政策层面对外资流入还是鼓励,但已经有点偏谨慎的倾向,但相较于以前一味鼓励外资流入、当前更试探性地鼓励资金流出以实现跨境资本双向流动的良性局面,这点在郭主席的讲话中有体现,即“鼓励资本要素跨境流动……又不能造成国内金融市场太大的波动”。


七、重申香港金融中心地位


郭主席明确指出支持香港为内地企业上市融资、发债融资等提供支持(包括外债、美元债、外币债种、人民币、港币等各种形式),也支持银行保险业机构到香港上市、支持更多的香港银行保险业机构到内地发展。


八、从事金融业务的主体均需要受到资本约束


这部分内容主要针对从事金融业务的金融科技公司,即互联网平台和传统金融机构做同样的金融业务,需要遵循相同的资本监管要求,虽然现在给予这些互联网平台一定过渡期,但最多两年,所有从事金融业务的机构均要受到资本约束,而从事相同的金融业务均需要受到相同的监管(如小贷、消金、保险、信托、租赁等)。这里面的监管思路分别是刘副总理的几句话:做生意是要本钱的、借钱是要还的、投资是有风险的、做干事是要付出代价的。


九、把防范风险作为金融业的永恒主题


过去几年的金融风险防范中,除接管银行保险信托等数十家金融机构外,还大幅压缩影子银行规模约20万亿、清零了P2P、不断压降房地产贷款增速(已降至整体贷款增速以下)和金融机构规模增速(2017-2020年期间银行保险业的总资产年均增速只有2009-2016年期间的一半左右)等等。此次新闻发布会中郭主席指出要把防范风险作为金融业的永恒主题,毫不松懈地监控和化解各类金融风险,这意味着严监管、强监管和细监管是长期趋势,伪创新、乱创新或监管看不懂的创新均会受到比较严格的管控。


目前看银保监会比较关注的风险领域主要有金融体系杠杆率、不良资产、影子银行、金融犯罪、外部风险、房地产金融、地方政府债务以及大中型企业债务等八大类。其中,金融犯罪主要包括非法集资、金融集团和互联网金融等。


作者:任 庄 主

来源:国 行 投 研 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