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出手做LP,信托偏好什么样的GP?
发布时间:2024-03-19   来源:母基金研究中心   分享到:

信托,正在加大对母基金和创投行业的布局力度。


近日,优宁维 (301166.SZ)公告,其参与投资的基金上海引领接力行健私募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引领接力行健基金”)于2024年1月23日新增多个LP,新增认缴资本2.6亿元,注册资本由此前的7.03亿元增至9.63亿元。


优宁维公告显示,引领接力行健基金此次新增的LP,包括东莞松山湖科学城投资有限公司、南昌赣金信私募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合伙)、上海博得乐企业发展有限公司、云南国际信托有限公司,分别新增认缴出资额1亿元、1亿元、5000万元、1000万元。


图片


天眼查信息显示,引领接力行健基金成立于2022年11月11日,上海国投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国投”)和上海浦东创新投资发展(集团)有限公司旗下的上海浦东引领区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为其基石投资人,截至目前分别持有31.15%和20.77%的份额。上海浦东私募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山东省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观芮企业管理咨询(上海)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优宁维也是引领接力行健基金的初始LP。2023年5月,交银国际信托有限公司也加入该基金LP名单。


图片

图片


据悉,引领接力行健基金总规模为100亿元,首期30亿元,管理人为上海国投旗下的上海孚腾私募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孚腾资本”)。据基金成立时优宁维发布的公告,引领接力行健基金存续期为8年,将主要围绕数字经济、先进制造、医疗健康、消费服务等行业开展投资。天眼查显示,目前该基金已有1例对外投资,其于2023年9月投资徐州盛芯半导体产业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母基金研究中心关注到,该百亿S基金的LP中,出现了多家信托的身影


近两年,信托频频参与S基金:


2022年9月,重庆信托旗下S基金业务,星辰扬帆1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以下简称“星辰扬帆1号”)成功发行。这是重庆信托在投资类业务创新上的又一重大举措,通过专项S基金的模式,引导信托资产向投资类业务转型。据悉,此次重庆信托推出的S基金产品,用以受让盈富泰克国家新兴产业创业投资引导基金持有的合肥梵宇新兴产业创投基金的存量份额。


母基金研究中心了解到,重庆信托早在2021年就已落地首单S基金业务,发力S基金,是重庆信托主动压降融资类业务、加速向投资类业务转型的又一重要举措。


2023年3月16日,交银国际信托也曾发布消息称,公司以自有资金参与投资的江苏毅达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管理的江苏中小企业发展基金(有限合伙)现有5000万元有限合伙份额(S基金)转让完成交割工商登记手续。


此前,交银国际信托也表示:近年来在积极寻求S市场的投资机会,据悉其自2021年以来,先后投资了多支基金的S份额转让及扩募交易,总投资金额约4亿元,其他合作伙伴包括元禾重元、中电中金等。


这也意味着S基金市场的参与主体进一步多元化。在私募股权投资领域,S基金(Secondary Fund)是一类专门从投资者手中收购基金份额、投资组合的基金产品。S基金因其规避J曲线效应、加速现金回流、降低“盲池”风险、投资高透明度组合、采用分散化策略配置资产、能够穿越经济和市场周期等特点,吸引了各类投资者的青睐和关注。


据我们掌握的数据,近年来,随着市场对S交易的认可度上升,入局玩家逐渐增多,S市场交易主体也趋向多元化。市场化母基金、政府引导基金、银行、保险、信托、地方国企和产业集团等,也逐步开始了对S基金的布局。


此外,近两年,信托公司作为LP参与VC/PE的出资规模和频次不断提高。执中ZERONE数据显示,2023年有超40家信托公司作为LP出资了80余支基金,出资金额超过320亿元。超20家信托公司投资基金数量在2只以上,华润信托、建信信托、中航信托、陕国投信托以及外贸信托累计认缴资本均超10亿元,华润信托年内认缴出资额更是超过了百亿元。在VC/PE行业募资难深化的当下,信托的大举入场做LP,为行业带来了难得的巨量活水。


其中,建信信托十分活跃。2023年8月,建信信托接连发布三条股权投资消息:8月3日消息,公司全资子公司建信(北京)投资基金管理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建信北京)管理的基金参与了对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广东捷盟智能装备有限公司的股权投资,支持企业产能扩张;8月9日消息,建信北京已与南京邦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顺利完成首笔S基金交易。不久之后,建信信托又披露称,建信北京中标成为嘉庚创新实验室发起的首支科创基金——嘉庚战略新兴产业科创基金唯一基金管理人。


今年2月5日,重庆发展资产经营有限公司(简称“重发资产公司”)与华润渝康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简称“华润渝康”)、中国信达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中国信达”)、建信信托有限责任公司(简称“建信信托”)签订“央地合作 资产盘活”战略合作协议,根据相关协议,重发资产公司拟分别与华润渝康、中国信达、建信信托合作,组建资产盘活母基金或项目公司。


时间向前推,从2022年起,包括泰州建信、五矿信托、长安国际信托、西藏信托、建元信托、国联信托等在内的多家信托公司频繁出手做LP,为市场贡献多笔出资。


信托公司参与股权投资的展业模式一般有以下几种:一是信托计划直接投资,即信托计划直接投资于单一的未上市企业;二是信托计划+有限合伙,即信托计划认购私募股权基金的LP份额,从而间接投资一个或多个未上市企业;三是子公司做GP,即子公司充任GP发起设立有限合伙基金;四是其他模式,包括投贷联动、结构化股权、股权代持等。其中,“信托计划直接投资”“信托计划+有限合伙”和“子公司做GP”模式是信托公司参与股权投资信托业务最主要的三种,而出于专业性与风险偏好性的考虑,大多数信托公司一般会选择后两者。


母基金研究中心认为,信托公司入场VC/PE行业,既是大环境下的顺势而为,也是自身探索发展新路的选择:当前,信托既有业务饱和,而在我国经济结构调整的大背景下,房地产和政信业务积累风险越来越大,信托相比于其他金融机构提早面临投资标的缺失。与此同时,国内随着国际大环境应运而生PE/VC投资热潮,信托虽然有对应的融资能力,但内部结构短时间内难以转换,而成立PE子公司是一个捷径,同时也能做到风险隔离、打破刚性兑付。


此前,中诚信托投资研究部总经理和晋予曾就指出,信托入局私募股权行业,“一方面是由于在行业转型背景下,信托公司加大了服务实体经济的力度,对于战略新兴行业、重大战略项目等采取了股权投资的方式给予资金支持;另一方面是由于2021年持续压降非标融资类信托业务规模,信托公司更多地采用股权投资的方式进行财产的管理运用。”


值得注意的是,2023年以来,一些信托也开始布局母基金。2023年6月份,国泰君安、海通证券先后发布公告,宣布各自于浦东新区发起设立首期规模约40亿元的产业引导母基金。两只母基金背后的出资人中均出现了信托的身影。


陆家嘴国际信托去年参与出资设立张家港市产业创新集群发展母基金(有限合伙),母基金将围绕张家港“4+4”特色产业链开展投资,重点对特色半导体、生物医药及高端医疗器械、新能源、数字经济4个新兴经济产业方向进行布局。消息人士称该基金将采取P+S投资策略。


从被投GP来看,国资背景和产业背景的机构往往受信托青睐。信托公司更偏好白马GP,或具有产业背景、细分赛道优势的GP。


而从投资领域来看,战略新兴产业均是信托公司重点布局的对象,如半导体、大健康、智能装备等。中国信托业协会曾指出:除了不动产与基础产业外,近年来战略新兴产业逐渐成为业务布局重点,多家信托重点围绕生物医药/医疗健康、半导体及电子设备、智能制造等战略新兴产业展开布局。


此外,相较于盲池基金,S资产的配置相对透明,故而也有相当一部分信托企业被S基金吸引。譬如,上文提到过的重庆信托旗下S基金业务“星辰扬帆1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就是旨在通过专项S基金的模式,引导信托资产向投资类业务转型。


《中国信托业发展报告》指出,随着资本市场科创板的推出、注册制的运行和信托业融资类信托规模不断压降,越来越多的信托公司开始探索从融资类业务向投资类业务转型的创新业务模式,股权投资信托将迎来新的发展机遇。


母基金研究中心认为,当前产业发展快速更迭、持续压降非标融资类信托业务规模的大背景下,许多信托公司都需要寻找新的突破点,而通过投资私募股权基金,可以借助专业机构做好投资前期的判断与后期的管理,同时发挥信托自身的资金与行业资源,从而一方面实现盈利目标,一方面推动股权投资行业的发展。


伴随固有业务和信托业务收入不同程度的下滑,增加母基金和S基金配置成为信托公司的优质选项:一方面有利于分散风险,迅速接触各个赛道,增强资产透明度和收益稳定性;另一方面通过布局一级市场可以推动战略新兴产业发展,进一步支持实体经济。


另一方面,目前国内的股权一级市场投资机构募资难度较大,信托公司作为高净值客群布局母基金,可以作为国内股权一级市场资金的有力补充,有效地缓解一级市场投资机构募资难的压力,形成“双赢”局面。


但是,信托股权投资,特别是私募股权投资业务,由于投资周期较长、收益存在不确定性,很难满足投资者对中短期投资回报的需求。


此外,股权投资信托业务还面临一些别的障碍:首先,由于政策限制,股权信托投资项目通常采取回购或LP份额转让等方式退出,因而很难实现快速扩张;其次,虽然许多信托公司已经开始重视并积极开展股权投资信托业务,但作为新手,信托在私募股权领域的专业度仍有待提高,大部分信托缺乏专业管理人团队,也尚未建立完善的投资、管理、退出决策机制。信托股权投资业务还面临“明股实债”和地方隐性债务等合规性问题的挑战。


股权投资信托业务符合监管导向,但信托是否能够抓住机遇,将股权投资信托业务打造成新的盈利增长点,仍然是一个问题。